星期二, 3月 21, 2006

藝術是神聖的殿堂 不准你的髒手玷污了她

最近低調的blog被垃圾信攻擊
所以又回來這裡寫文章啦!!!

在合歡山上的兩天中
常在思考一個問題
藝術與技術的差別
雖隔一字
卻差之千里

說起這樣一個話題
卻是很感恩也很感嘆
感恩的是我們對於藝術的想法是那麼的豐富
感嘆的卻是技術的表現卻濫竽充數的充滿整個劇場
關於這樣一個矛盾
不單是只是個人的衝擊
而是整個劇場的矛盾
我們就由外在的現象先說起
對於技術的發達我想現代科技的發達
早已可以做出很多一堆我們意想不到的效果了
也因為如此
現代的觀眾早已被養成一種消費習慣
例如最先前的問題在於
一張500元的票卷
我可以看一場電影
還有爆米花可以吃
而且電影的特效與製作
早已遠遠超過劇場的所有科技
因此
我花500元進劇場
還不如花500元看一場電影
那我幹嘛要進劇場看戲呢?
於是乎
就有人開始對於這樣的消費價值觀
提出批判
作一齣戲來說個痛快
希望能引起一些效果
把這些無知的觀眾罵醒
當然也有人就此開始將劇場中的表演
引進大量的科技特效
放眼望去
有哪一個規模大型的劇團沒有引用過此手段
來讓觀眾重回劇場的懷抱呢?

這樣的型態下
對於沒錢的
開始隨著議題跑
一有什麼社會性的問題
就開始拿來大肆開刀
大肆的批判
以致於想引來一個社會的運動
一個與其他人不同的「創新」
這樣的創新
好似一條「石頭狗」
別人丟一個什麼樣的石頭
他們就一直邊狂吠邊追逐像那一個方向去

對於有錢的
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他們分成兩群
一群人愚昧的引進一堆世界各地的龐大戲劇
然後賣一堆爆貴的票
要大家去感受一下震撼
看看國外的大月亮
另一群人呢
卻是一直再做一堆譁眾取寵的劇場
技術性的東西不斷的堆滿整個劇場
從基本的文本到實踐的舞台美術
無一不充滿著讓人目不暇給的壯觀畫面、熱淚盈框的情境

藝術
卻遠遠的被這一堆自命不凡的劇場人(我意指的非是每一個劇場志士)
丟到了九霄雲外了
藝術 早就在劇場苟延殘喘了
被一堆刻意被炒作的流行議題所強暴
被一堆社會運動所牽制
被一堆消費的習慣所囚禁
從大家的口中
已不再討論一個劇場的表演藝術層面有什麼新的突破
對於藝術的表現手法有什麼前衛的新思潮
對於藝術史的前進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而是
我們一直聽到的是
一堆社會學的評價
一堆消費觀念的感想
一堆來過無數次的很貴的大師的工作坊
一堆老是沒有在表演體系「基礎」學好
就要一躍進「前衛」的半調子的假道學

還記得新聞曾經報導李安的「斷背山」
現在很紅
我想大家都知道
但是他紅在哪裡
紅在是一個同性戀的議題呢?
還是紅在
李安本身對於這部電影的表現手法的藝術成就呢?

種族歧視勝過同性戀 同性戀勝過藝妓??
這是什麼評斷啊???
X它X的
藝術不應當被拿來當一個工具使用
或是一個議題炒作
或是一個消費性的感想
她是神聖的精神信仰
是一個專業的場域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