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3月 25, 2006

觀賞陰道獨白的感想

陰道獨白
顧名思義就是陰道再告訴我們一些訊息
很高興跟少民觀看之後
能像以前一樣的彼此討論
也感謝他給的那一杯咖啡
讓我有精神的去寫這一篇觀後感

對於看這一齣戲的當下
身為一個男人
對於女性的性器官的獨白
在某些時候只能體會 而無法真正的感同身受
因此觀完這一齣戲的有些論點如有不客觀
請各方多多指教與包函啦!!!

在講這一些觀點的當下
先提出一個前提
就是一個劇場工作者
當他們面對美的問題時
其做法是無關對錯 適當或不適當
而就只是一個單純的選擇而已
選擇什麼因 就會結下什麼果
而這個果就是藝術品當下給觀眾的意念
因此觀於以下討論
就只是趨於選擇下的結果是矣

當我們在觀看的時候
我常在想此劇的主題
我們是要教導男性學會去愛惜女性的陰道呢
還是只是去突顯男性破壞與不尊重陰道呢
說是教導男性愛惜女性的陰道
我們是否可以選擇讓男性認識陰道之美
循序漸進的在感化這些粗魯的男性呢
其實我想應該是可以選擇的吧

對於陰道獨白的Drame text 而言
我感覺到的是一種女性對陰道的感受敘述
這樣的敘述感覺像應該是一種感人的言語
不像是有一種攻擊性的語言武器
但是卻往往在劇中看見的是一種
譴責的革命式語言
因此就讓一些感性的訴求
埋在這一片笑聲與同情之中
接著出了劇場
就結束了
這是我一直覺得惋惜的地方

我們就張舒懿的獨白來說
她是飾演一個被有特殊性癖好的老公剃去陰毛的女人
因此他想跟他的先生離婚
於是乎他們去找一位婚姻諮詢家求助
但是這一位婚姻諮詢家卻因為無法體驗他的感受
要他再忍一忍
或屈就於他的老公
接著
她只好接受並在一次的接受她老公對他的酷刑
在劇中
陰道的獨白的重點在於表現
男人的殘暴
父權的不平衡道德觀
一直不斷的有這樣的訊息發聲
而其他的獨白
亦有這樣的情形存在
因此在經過2個小時的轟炸
讓我覺得好疲憊
被罵的好疲憊
除了這樣
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呈現這一個performance嗎
我想應該是有的吧

問題的觀點就出在於Theatre text
在Theatre text中就是表現了劇場藝術家的抉擇
對美的抉擇
陰道獨白
其重點就是在於陰道
不是在於殘暴的沙文主義及軍權對陰道的傷害獨白
因此就此段戲而言
重點是由女性說出陰道被剃毛之後感受
其實這樣的感受大部分的男人是不會懂得
但是卻有一個雷同的經驗
是與之相比的
那就是男人的鬍子
當男人在沒有用任何泡沫或水沾在長鬍子的地方
直接用刮鬍刀剃去自己的鬍子
刮完鬍子之後
我想
每個男人應該都會有一種感覺
那就是刺刺的 癢癢的 越去抓你刮過鬍子的地方
它就越養
這樣的經驗
對於一個剛會刮鬍子的男人而言
一定是少不了的(剛好我又是會皮膚過敏的,所以更能感受這樣的養)
想想刮個鬍子就這樣
更何況是去刮一個比下巴鬍子還要細緻幾千萬倍的陰毛呢
就此而言
我就告訴了舒懿我對於陰道被剔除陰毛的大約感受
為什麼要這樣告訴他呢
一則是他沒有過這樣的經驗 被剔除陰毛
二來是我覺得此劇若是能跳脫出批判男性的議題,就更能達到其獨白更廣的效果
因此
若能透過女人的口中
說出平常不能說出的感覺
讓男人見識一下
認識一下
感受一下
女人的委曲與美麗
感化男人
而非只是指責男性對於剔除陰毛的特殊癖好而已
讓陰道的主題回歸本位
跨越性別的主題
回到人本的相互尊敬
說教不等於是教育
罵人的效果
也不等於比較能被人接受其觀念
所以啦
我想這是我的選擇和一個作為觀眾的觀點啦
說出來作為一個參考而已啦
我愛女人們
更愛深愛我的女人們
結束!!!!!!

星期二, 3月 21, 2006

藝術是神聖的殿堂 不准你的髒手玷污了她

最近低調的blog被垃圾信攻擊
所以又回來這裡寫文章啦!!!

在合歡山上的兩天中
常在思考一個問題
藝術與技術的差別
雖隔一字
卻差之千里

說起這樣一個話題
卻是很感恩也很感嘆
感恩的是我們對於藝術的想法是那麼的豐富
感嘆的卻是技術的表現卻濫竽充數的充滿整個劇場
關於這樣一個矛盾
不單是只是個人的衝擊
而是整個劇場的矛盾
我們就由外在的現象先說起
對於技術的發達我想現代科技的發達
早已可以做出很多一堆我們意想不到的效果了
也因為如此
現代的觀眾早已被養成一種消費習慣
例如最先前的問題在於
一張500元的票卷
我可以看一場電影
還有爆米花可以吃
而且電影的特效與製作
早已遠遠超過劇場的所有科技
因此
我花500元進劇場
還不如花500元看一場電影
那我幹嘛要進劇場看戲呢?
於是乎
就有人開始對於這樣的消費價值觀
提出批判
作一齣戲來說個痛快
希望能引起一些效果
把這些無知的觀眾罵醒
當然也有人就此開始將劇場中的表演
引進大量的科技特效
放眼望去
有哪一個規模大型的劇團沒有引用過此手段
來讓觀眾重回劇場的懷抱呢?

這樣的型態下
對於沒錢的
開始隨著議題跑
一有什麼社會性的問題
就開始拿來大肆開刀
大肆的批判
以致於想引來一個社會的運動
一個與其他人不同的「創新」
這樣的創新
好似一條「石頭狗」
別人丟一個什麼樣的石頭
他們就一直邊狂吠邊追逐像那一個方向去

對於有錢的
也沒有好到哪裡去
他們分成兩群
一群人愚昧的引進一堆世界各地的龐大戲劇
然後賣一堆爆貴的票
要大家去感受一下震撼
看看國外的大月亮
另一群人呢
卻是一直再做一堆譁眾取寵的劇場
技術性的東西不斷的堆滿整個劇場
從基本的文本到實踐的舞台美術
無一不充滿著讓人目不暇給的壯觀畫面、熱淚盈框的情境

藝術
卻遠遠的被這一堆自命不凡的劇場人(我意指的非是每一個劇場志士)
丟到了九霄雲外了
藝術 早就在劇場苟延殘喘了
被一堆刻意被炒作的流行議題所強暴
被一堆社會運動所牽制
被一堆消費的習慣所囚禁
從大家的口中
已不再討論一個劇場的表演藝術層面有什麼新的突破
對於藝術的表現手法有什麼前衛的新思潮
對於藝術史的前進有什麼存在的意義
而是
我們一直聽到的是
一堆社會學的評價
一堆消費觀念的感想
一堆來過無數次的很貴的大師的工作坊
一堆老是沒有在表演體系「基礎」學好
就要一躍進「前衛」的半調子的假道學

還記得新聞曾經報導李安的「斷背山」
現在很紅
我想大家都知道
但是他紅在哪裡
紅在是一個同性戀的議題呢?
還是紅在
李安本身對於這部電影的表現手法的藝術成就呢?

種族歧視勝過同性戀 同性戀勝過藝妓??
這是什麼評斷啊???
X它X的
藝術不應當被拿來當一個工具使用
或是一個議題炒作
或是一個消費性的感想
她是神聖的精神信仰
是一個專業的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