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10月 14, 2004

Illusion/Reality Act3

這一週剛剛才要回復心情
很高興<<愛情的場域>>演出成功
明天又是英文課了
要謝謝吳老師燕儀專程上台北補習指導(很用心喔!)
感謝美序老師對於劇本細心的指導(老師還看過兩次喔)
謝謝大家又給了我一個甜蜜的回憶
還有還有
委屈了易小羊去看大法師
歹勢啦!有看有幫助嗎!
今天是愉快的一天
買了兩雙柏肯鞋


今天的Title是 Act3(製造) 角色:雙親(父親,母親) 哈姆雷特(人偶代替)

當人類被逐出伊甸園時,亞當和夏娃面臨到了延續下一代的問題了,於是夏娃經過了十個月的辛苦孕育,生下了人類的第二代子孫,即是該隱與亞伯,這一個故事對我而言,他們(亞當/夏娃)可以說是一個悲劇的製造者,在聖經之中,該隱謀殺亞伯,為了是嫉妒上帝對亞伯的愛,故事是這樣的:有一日上帝告訴了該隱與亞伯,要他們奉獻他們日常的所得,由於該隱是種稻的,亞伯是牧羊的,所以該隱獻的是稻穀,亞伯獻的是羔羊;然而,上帝選了亞伯的祭品,而該隱的祭品因為沒被選上,所以他非常的憤怒,有一日該隱與亞伯在田野間爭吵,該隱失手殺了亞伯,忌妒,貪婪,謀殺,慾望,種種的罪行一一的顯現出真面貌,然而神為了不讓復仇的行為產生,故在該隱的身上做了記號,讓人不去追殺該隱,故事大約是如此!而Act3與Act4,Act5,是有連結性的,我將Act3的<製造>由亞當與夏娃延續下一代轉換到老哈姆雷特與葛楚特(哈姆雷特的母親)延續的下一代,對我而言,他們同是悲劇的製造者,同是延續禍害的宗源,或許這是他們所不願見到的,但是命運依舊是殘酷的進行著,原罪的翻滾,是我們終其一生無法避免的,發生的種種悲劇, 我們將它歸屬於命運,說是命運我們不如說是犯賤的人性,讓我們無力的奮戰,奮戰在一個飄邈需無的人生之中!


人類經過了魚水之歡後延續了下一代, 我在這一場戲裡將父權的威嚴與母性的慈愛兩極化,而善與惡的角色轉化就由亞當和夏娃轉換成母親與父親,老哈姆雷特是一個權威的將軍,而葛楚特絕對是一個溫柔優雅的貴夫人,在台詞之中,老哈姆雷特用的是一種絕對性的軍人權威(殘暴)教育哈姆雷特,就像是小時候看報告班長時,在螢幕上看到軍中班長的權威性,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這種斯巴達的磨練,造就了哈姆雷特一身的武藝,也造就了哈姆雷特復仇的決心;然而葛楚特的教育,反而像是詩人與禮儀專家的教育(仁慈),她要求兒子的一切行為,要向貴族一般的高雅,gentleman是葛楚特對兒子終極期望!就在這兩極化的教育下,哈姆雷特的成長帶有著雙重的個性,每個人的身上都帶有著雙親的影子,這影子會讓我們的行事作風有兩種結果,然而哈姆雷特就在我們心中產生了,咍姆雷特的焦慮並非是軟弱的表現,而是我們的靈魂裡就藏著殘暴與溫柔(欲望與道德),這是我對於雄性與雌性的極端見解,因此在此才會將角色化做父親與母親,這都是爲了突顯哈姆雷特的延宕!哈姆雷特就像一張白紙同時染上兩種不同顏色,而他就是遊走在兩個顏色交會的糜爛地帶之中,左右為難!

而在最後我放入了吟詩的方式,這段語言就像是悲劇的開場白一般!哈姆雷特長大了,他有足夠的智慧辨別善與惡,此時也是他離開父母的保護之下,到異鄉學習更深遠的知識,這樣的離別,對哈姆雷特家族而言,是一種生離死別,我們都知道哈姆雷特在離開故鄉後,所有的悲劇就這樣的產生了,先是父親被謀殺,再者母親改嫁叔父,接著他回國復仇!總結而論,在此段戲中悲劇的生產者有雙重意義:1.雙親生下哈姆雷特(人為/亞當和夏娃生下該隱與亞伯)2.哈姆雷特的離別,造成家族的悲劇(命運/神對該隱與亞伯的試探)


tailu

0 Comments:

張貼留言

<< Home